当前位置: 首页 > 催情资讯 > 安禄山的助情花

安禄山的助情花


/ 2015-02-03

浙江省缙云县冒出个“局长”,让吃一惊也“大开眼界”,一时哗然。缙云县审计局在对原计生局局长陶国方进行离任审计时发觉,从1997年到2001年,计生局竟用财务专项资金从部属的计生指点站和个别性保健商铺,购进价值7.3万多元、清单多达几百张的“欲情水”、“神丹”等“性药具”,“看成计生局常备的特色礼物,送给一些当

清朝的和珅那就不消说了,是个空前成功的“尚书”。和珅除了有过人之处,武不克不及冲锋陷阵,文不克不及安邦,却为什么能当上乾隆第一宠臣长达20年之助情久?要说乾隆还真不是个糊涂,不会看不出和珅是个什么货品。可是“寡人有疾”,风流成性的乾隆,不只经常服用和珅供献的,还有赖于和珅给他拉皮条,找女人,以“阅尽春色”。怪不得乾隆到哪儿都忘不了带着和珅,乾隆弄柳拈花的事,和珅至多有一半功绩。(《南亭笔记》卷九)

地以及外埠前来调查的带领干部”,人称“局长”。(7月1日《工人日报》)

无论古代的“将军”,仍是现今的“局长”,其实都是应运而生。用经济学概念看,需求决定供给,正由于有人需要“局长”,“局长”才能多财善贾,进退两难。试想,若是各级官员都能洁身自好,不沾荤腥,“局长”那还能送出去吗?可惜的是,缙云县计生局局长陶国方那7.3万多元的“欲情水”、“神丹”全都送出去了,那些“部分和珅乡镇的带领干部以及外埠前来调查的带领干部”,纷纷笑纳,无一人回绝。说实话,7.3万元不算个大数目,平均到接管的每个官员身上,更是小菜一碟,但因其性质恶劣,实属变相贿赂,且十分低俗下作,有辱清誉,所以必需从严处分。

韩湖

明代的倪进贤则是个极具“开创”认识的“御史”。他为,千方百计汇集研制各类,送给权倾一时的大学士万安;这还不敷,因万安大哥阳萎,倪进贤还自配药水,替万安洗生殖器。功夫不负有心人,也不知是华陀再世,仍是为倪的所,万安很快把倪进贤提拔为御史。时人轻之,称其为“洗鸟御史”。(《玉芝堂谈荟》)

其实,进以邀宠,或凑趣上官,或取悦君王,这种事不停于史册,本不是什么新颖招数。陶局长只不外“古为今用”,稍微“发扬光大”了一下。

并且,“局长”们不只存心,后果更堪其忧。除了本人邀宠之外,还严峻风气,侵蚀官员,吏治。这并非,旧日搅得天崩地裂翻天覆地的安禄山,不就是从送那100粒“助情花”起头的吗?

唐朝的安禄山就是个野心勃勃的“将军”。他瞅准唐明皇大哥体衰,无力对付后宫浩繁嫔妃,出格是阿谁杨贵妃,遂供献了从西域细心汇集的100粒“助情花”,正中明皇下怀,解了燃眉之急,明皇从此对安禄山另眼相看(《开元天宝遗事》卷上)。安禄山从送起头,步步高升,羽翼丰满,成绩了他翻天覆地的一番“大事业”,花团锦簇的大唐王朝差一点儿就就义在这个“将军”手里。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