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催情资讯 > 沈伟的迷魂计迷魂水

沈伟的迷魂计迷魂水


/ 2015-02-05

两年前的一个冬夜,我在“国度大剧院”看完沈伟现代舞团的《春之祭》与《》,一小我开车回家。上,身边的高楼与灯光如宝石的川流,层层叠叠,呼啸而来,倏忽而去……整个世界一时间那么大而美,却又那么具体而微。时隔两年,我再次从沈伟舞团的《声希之夜》中获得同样感触感染。沈伟,他了我其时对于现代舞所能达到的境地的认识。他是用动达到了静。别人让我们看花的,他是让我们看到花的静止和它的。此次的《声希之夜》分为上半场和下半场,上半场由沈伟的三个作品《毗连转换》、《静止的挪动》、《0-12&1+1》的片段构成。三个作品并没有严酷割裂,而是协调连贯。这也看得出来,沈伟作品的气质,从来都是一以贯之的。下半场的半个小时,则是15年前沈伟的跳舞作品《声希》。沈伟少年时进修过几年戏曲,“盖派武生”的子。他本身也是画家,举办过画展。在国内获得过跳舞角逐的一等之后,远渡美国,作为一个多思的艺术家,他的骨子里既有东方的至简,又有的丰硕华美。在他2004年的作品《毗连转换》中,舞者穿戴钧瓷一般的天青色服装,以不停如缕的身体关系表示接触即兴。之前在其他场所,我也曾无机会多次看过这一类的“接触即兴”,但从未像此次获得那么多的缠绵和温和。我也第一次发觉,一小我的身体和别人、和本人的关节,以及空间与场地,能发生出那么多的、气味一般流动的天人协调。第一流的艺术体验,终究让中国戏曲的武生美学和现代舞美学在实践中达到了如许的相通。这是真正的东方,而不是符号的东方。朱光潜先生曾说: “我读《旧约·约伯记》、莎士比亚的《哈姆雷特》、弥尔顿的《失乐土》诸作,才懂得学者所谓‘的感情’(cosmicemotion),回头在中国文学中寻实例,除这《逍遥游》、《齐物论》、《论语·子在川上》章、陈子昂《幽州台怀古》、李白《日出东方隈》诸作以外,几乎想不出其他具有‘的感情’的文字。”下半场,沈伟的跳舞作品《声希》,恰是一个既有东方阴柔、适意、空灵的美,又具有“的感情”的作品。《声希》创作于15年前,在沈伟完美他的“天然身体活动成长”系统之前。在这一部作品的前后,沈伟创作的《》、《馀音》的跳舞语汇与之雷同。整个作品是极简主义和超现实主义的水乳交融,美满连系。音乐是John Tavener的手铃与弦乐四重奏《最初的安眠》,以及摩诃迦罗佛的吟诵。标题问题则天然是来自《经》“大音希声”。这一类的作品,使得某些舞评家认为沈伟的跳舞缺乏肢体的元素,而更像是视觉艺术。可是,在我的理解里,分辩何为跳舞,并不是看肢体动作的几多与激烈程度,而是看舞者动作对于观者的。若他用极小的、极缓的动作,能够我心里极大的等候与震动,这比钟鼓齐鸣,百兽率舞更是“真正的跳舞”。开场时,两团虚浮的光晕中,那“沉沉的大海底”,游过来的两个半裸着雪白的上身,穿红色曳地长裙,小碎步吃紧地只给我们背影就而去的美好舞者——那两个雷同中国中“鲛人”的红色光影——她们走的程序,在京剧里叫“直圆场”。五个“红色鱼儿”,当她们背对我们在左侧一角站定,突然用脚勾住裙尾,极速扭转三百六十度坐地,熟悉中国戏曲的人很难不想到《武家坡》中王宝钏那旋风一般美好的“进窑”。舞者快速甩动的红色长尾,正雷同于花旦飘飞的黑色线尾子和白色水袖——一样美轮美奂,却多了现代感。两个舞者一对一对地进入舞台,水流一般倏忽而来,俄然而去,这也像是京剧宫女的入场。可是它的对称、齐整、微妙处,却又恰是这种典礼感的高度美化和放大。《声希》中很是的部门,是舞者的形体塑造。她们庞大的发髻,好像鹅卵石,这使我们想起的是那些天外异形、埃及皇后,他们几乎是没有性别又没有呼吸,没有喜怒哀乐,完全的超然。在这个跳舞中,几乎每一个桥段都令我沉醉。此中五组着大黑裙和一组红裙加黑色紧身衣的双人舞者如连体婴,又如人头马,有的居高临下,有的仿佛执缰而行,而当他们的身体关系发生变化,出格是在八大山人的画作前,当一小我后仰着地,一小我骄傲挺直,或者两小我用分歧的体例慢慢——拖下、拉下、趴下——对照着阿谁一条大鱼关心两条小鱼的画作,我们似乎感应不外是统一小我的一体两面……那是一小我看着本人滑落、萎顿、不安、翻腾,却无法——可是也不是悲哀。只是平平的如许竣事了。到了一种哲学的境地。《声希》临近结尾时,有一个红裙男舞者在前方灯光中独舞。那一段舞几乎是全场中独一像是带无情绪的。男舞者仿佛是海里的一条红鱼,他想要升上海面而不得,后面的一群光影中的红鱼,又刚好地陪衬出他的孤单,也是在为他恻恻哀鸣、默默含泪。他在前面跳了很长一段,他的肌肉滑腻,腰肢极具表示力,虽然原地不动,仍能靠上半身塑造出多姿多彩的缠绵悱恻,展示他温和的、发本身体里面的力度。灯光暗了,八大山人的画作沉没在中,后面的那群红裙舞者,向着本来吊挂画作的处所游去,越游越远,慢慢地,她们竟然游动到了本来挂着画。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