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催情资讯 > 貪官無恥權力是春藥也是毒藥2015年1月30日 星期五

貪官無恥權力是春藥也是毒藥2015年1月30日 星期五


/ 2015-01-30

所以,權力是春藥,也是毒藥,最為间接的傷害就是會讓當權者很是容易七情六欲失控,處於權力的癲狂之中,沒有人能你,也沒有人能規勸你,然后無可救藥。近代权要、漢奸梁鴻志說得直白:“汉子搞就像搞女人的陰戶。世界上這兩樣東西最臟,但汉子最喜歡搞。”說這話的,夫人是青樓身世的才女,本人搞搞到偽長,也搞到吃了槍子。

這似乎正印証了“權力是最好的春藥”這句話。權力是用來降服汉子的,春藥是用來降服女人的,兩者都屬降服。所以,每一位貪官,總免不了出他們的艷史,絲毫不遜影視作品衬着出的乾隆爺。若是沒有權力作為誘獵的春藥,若何能贏得們的芳心呢?

看看貪官們一個個的下場,真是可嘆、可悲、可恨,又罪有應得。(任君)

(責編:王書央)

每當看到貪官們的風流韻事,簡直比黃色故事還要。“寧吃鮮桃一口,不吃爛杏一筐” 的原重慶市委宣傳部長張海﹔與情婦支某某做愛時,要求老婆必須在旁邊觀戰的原徐州市泉山區區委董鋒﹔出差的時候也公开身邊工作人員“到街上轉轉,有好的就帶回來”的原湖北省天門市原市委張二江﹔酒后當著眾人的面繪神繪色地比較母女倆的“床上功夫”的原江蘇省建設廳廳長徐其耀﹔收集的女性毛發多達236份的海南省紡織工業局原副局長李慶普﹔舉辦“群芳宴”評選“年度佳麗”的福建周寧縣原縣委林龍飛﹔雙規前還在賓館裡和兩名顛鸞倒鳳的原長春市委、省常委會副主任米鳳君。他們只是一些典型罢了。

萍鄉當地一名企業負責人向《中國經濟周刊》透露,江西省常委會原副主任、萍鄉市委原陳安眾的私糊口一度到了相當和淫亂的境界。他喜歡唱歌、跳舞和,他會到澳門去賭博,以至還會吸毒。“在歌舞廳,喝多了酒,吸了毒,找一幫女孩子來。”(2014年12月23日)

當然,對於高攀貪官的女人而言,正所謂“大炮一響、黃金萬兩”,若是做了職業情婦,金屋藏嬌,寶馬香車,衣食無憂﹔若是被罩著做點生意,身體資源就轉化為經濟資源,領導隨便給個項目,便賺得盆滿缽盈。

“欲其滅亡,必先讓其瘋狂”。權力本來就扭曲人道,變成春藥后更透支生命,最銷魂的春藥也最折壽、最要命。正因為權力是烈性春藥,中國才都短寿。從紀元前206年的西漢到1908年溥儀即位前,歷代208人,平均壽命38歲,此中1/3死於横死。

“旧日齷齪不足夸,今朝放蕩思無涯。春風满意馬蹄疾,一日看盡長安花。”權力,自古以來就讓全国諸多汉子頂禮跪拜。掌權的人,一般具有爭強好勝的特點,有較強的佔有欲。在這種的安排下,很容易伸出兩隻手,一手去抓錢,一手去抓色。這也就是我們常說的貪官多好色,好色必貪官。根據現行《婚姻法》点窜草拟專家小組次要負責人巫昌禎传授的統計,被查處的貪官污吏中95%都有“情婦”。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
地图